yabovip2024

yabovip2024是为内地玩家量身打造的专业博彩娱乐平台,yabovip7所推出的娱乐游戏也都以传统游戏、特色游戏为主体,游戏过程简单并且非常具有娱乐性,坚持以创新为发展根本,让每一位玩家都能够在游戏中找到亲切和熟悉。

尽管部分欧美民众热衷于反对5G、Wi-Fi、科学防疫等事件早已不算什么新闻了,但他们最近的一项发明还是把我给看笑了,那就是——法拉第笼。

因为欧美社会流传说Wi-Fi信号有害健康,因此出现了“专为家用路由器设计”的金属笼子,只要把路由器放在里面,就可以屏蔽无线信号,遮蔽电磁波、辐射等带来的伤害,售价通常在70到100美元之间,大概约六七百人民币。

最搞笑的是,路由器放进去之后,就像人进入电梯手机信号会变差一样,Wi-Fi信号直接无法传输到手机和电脑设备上了,导致购买者网速下降或者根本连不上网,于是他们纷纷在亚马逊上给出了一星差评,认为笼子不应该影响网速。

而那些能正常上网的用户,又评论抱怨屏蔽根本不起作用。这画面真是让我笑到邻居想报警,朋友你还没发现自己高价买了个大型网状储物盒吗???

看着这些欧美版“韭菜”,我都忍不住想说“放着我来”!当然,也根本轮不到我,“反5G狂人”们比我努力多了。早在几年前,就有类似概念的产品在亚马逊上销售了,而最近之所以突然火爆,是因为有人发推特认为5G网络使用类似于Wi-Fi路由器的电磁频谱,导致这一产品突然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如果说过去的2020颠覆了许多大众认知的话,那么欧美民众的“反智”“反科学”可能要算一个。但仔细回想一下,似乎在几年前,关于微波炉、Wi-Fi、通信网络基站等辐射有害的新闻,也曾在中文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尤其是在各种“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不过随着官方宣传、自媒体科普等形式,逐渐被接受。

那么,欧美民众到底在2020年里都看了哪些新闻,才会对5G这一新技术如临大敌呢?

5G阴谋论:欧美民众的新爱好

在“法拉第笼”火爆之前,大家可能或多或少都看到过英国阴谋论者将新冠病毒的传播与安装5G网络基站联系在一起的新闻。一些人声称是5G网络削弱了人类的免疫系统,才让病毒得以繁衍。当然,英国政府也出来辟谣,说这些都是“疯子”的说法。

但这并不妨碍有许多欧美民众开始走上街头,去干扰运营商工程师的工作,不让他们搭建5G基站。他们有的在工作人员旁边不断谈论电磁信号对身体的有害影响,描述5G信号是如何像酸一样分解血细胞的。这当然不是真的。

还有的甚至放火焚烧网络基础设施,哪怕它们只提供3G和4G覆盖,还没有5G服务。受袭击影响的移动运营商之一沃达丰(Vodafone)英国公司就曾向媒体证实,被焚烧的设备包括一个桅杆,是为了给新冠患者修建的临时医院提供移动网络用的。CEO尼克杰弗瑞(Nick Jeffery)在LinkedIn上写道:“家人不能站在病危亲人的床边,这足以让人心碎”“更令人不安的是,即使是一个电话或视频通话的小小安慰,现在也可能因为一些受骗的阴谋论者的自私行为而被拒绝”。

(英格兰北部受损的电信设备。图片来自法新社)

英国并不孤单,荷兰、爱尔兰、比利时、意大利、塞浦路斯和瑞典也发生了类似的纵火事件,堪称是“大型底层互害现场”。

而关于5G阴谋论在欧美的传播,既有其必然性,也有着一定的偶然性。

一方面,长期以来互联网上就流传着错误的新闻,手机信号危害健康的说法可以追溯到数年前,从第一台5G设备开始安装以来,就一直萦绕不散。

其次,社交媒体的崛起加剧了“回音室效应”,阴谋论者很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并不断强化错误认知,进而互相鼓励激起行动。在Facebook上就有一个名为“5G TOWER FIRE COMP”的群组,用户会分享潜在目标的地图,并在下面评论“你知道该怎么做”。

加上较为成熟的媒体渠道,英国的阴谋论者还可以通过当地政府、名人代言,甚至主流新闻来传播他们的信息。例如,英国电视监管机构Ofcom,在报道纵火袭击事件的片段中,一个受欢迎的早间新闻节目的主持人不得不指责他“破坏了观众对当局建议和科学证据的信任”。

你可能会好奇当地运营商的解释为什么没人信,答案是“狼来了”太多次,已经失去了公众信任。过去数年里当地运营商曾大肆炒作5G,比如在手机上放上假冒的5G标识,广告里宣扬5G的“革命性潜力”,但关于它的实际情况却很少公之于众,以至于民众对这项新技术的了解并不充分。就连有的英国电信工程师最初居然都相信是5G技术导致了这场全球范围的大流行病。

一位威尔士的Openreach运营商技术人员告诉媒体,“他们其实不想让我们解释发生了什么。他们是对的,我们要听他们的。”在不久前,他上班时在街上被一个5G阴谋论者指责是在“谋杀”。

(一名身穿隔离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清洗5G桅杆)

在城市进入封锁状态之后,民众的情绪和阴谋论也变得越来越极端化。他们需要寻找一个有意义的解释,来降低被困在家里的沮丧感。而在这种情况下,大规模的信息传播中必然夹杂着不准确的信息,使得人们很难找到可靠的来源和可靠的指导,于是非科学的解释开始大行其道,成为孕育暴力的环境。

缺位的公共声音:正在“变形”的欧美媒体

同样是疫情,同样是5G,在2020年的中国又是怎样一番场景呢?

1月28日,雷神山、火神山两座医院建设情况的24小时直播上线,基于5G+4K/8K+AI等新技术,上千万网友在直播评论区中实时互动的场景还在眼前。

2月6日,雷神山医院正式交付使用,覆盖了免费公共Wi-Fi服务的5G信号,支持2.5万人的并发通信,还可以满足远程指挥、远程会诊、远程手术和数据传输的需求。

2月18日,浙江省人民医院远程超声波医学中心的医疗专家,利用5G技术远程控制武汉市黄陂体育馆方舱医院的超声机器人为患者进行超声检查,成为首例运用5G远程诊疗技术对新冠患者实施救治的案例。

复工复产复学阶段,围绕5G展开的智慧校园、智慧园区、远程办公等也开始多点开花。

……

在面对新技术的不同态度中,有许多不同的变量,但如果要选择一个决定性的要素,我认为“新闻信任”可以被排在前列。

一方面,指的是技术类新闻的数量及可见度。

在中国,5G技术怎样与抗疫防疫相结合,不断通过官方、媒体机构、自媒体等各类信息渠道,以图文、短视频、科普长视频等各种形式为大众所知,使其很快奠定了民智基础。

而对于大量欧美民众来说,伴随着数年来媒体“付费墙”的兴起,许多高质量新闻和观点更多面向精英受众,更容易被普通民众错过,尤其是那些可能与其固有想法相悖的新闻。2019年,有69%的媒体机构都在运行某种付费墙模式(路透社调研)。然而即便在2020年,我们也没有看到《纽约时报》《波士顿环球报》等老牌媒体改变其计量付费墙(每月只允许读者免费阅读5篇左右的文章,其他均需要付费)模式,因此,民众“不得不”另觅信息渠道。

《2020年数字新闻报告》(2020 Digital News Report)中就提到,欧美民众“更依赖社交媒体和其他平台,接触到更广泛的信息来源和‘另类事实’,其中一些信息与官方意见相左,具有误导性,或者干脆就是虚假的”。

既然传统媒体不愿意送出“免费的午餐”,那么社交网络和互联网平台有没有担当起科普宣传新技术的重任呢?

答案当然是想太多。假新闻由于猎奇和夸张,总是能够比真相传播得更加迅速。国际新闻工作者中心和哥伦比亚数字新闻Tow中心的一项联合调查采访了125个国家和地区的1400多名英语新闻工作者,发现疫情爆发之后,更加剧了虚假信息的泛滥,甚至有一些被证实的谣言或错误指南是由领导人发布在其社交媒体上的。

有66%的新闻工作者表示在Facebook看到了与疫情相关的虚假信息,然而他们在将错误提交给社交平台之后,大部分情况都没有下文,平台并没有做出任何处理。Buzzfeed的创始人乔纳·佩雷蒂就曾批评谷歌和Facebook,只会卖广告,却不会“为报道、事实核查和更深入的调查买单”。

显然,面对疫情下的新技术,中文公共媒体的声量要大得多,因此可以让更高质量的新闻/科普覆盖到更广泛的受众。

同时,新闻渠道的可信度也决定了大众的接受程度。

牛津大学路透新闻研究所曾有过一个调研,在40个国家和地区中,只有不到40%的人相信大部分的新闻。比如在5G阴谋论大行其道的英国,从2019年开始民众对新闻媒体的信任度就在持续下跌。Gallup 2020年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人对于大众媒介(例如报纸、电视、广播)新闻报道,“完全不信任”的占比达到了历史高点33%。

对于新闻机构的信任程度,会直接影响到对更加具体的信息的新闻。最典型的例子,中国抗疫期间,网络中最高频出现的可能就是“不传谣不信谣”,以及“等官宣”,说明民众对官方新闻的信任度总体来看很平稳。

而社交媒体和互联网平台中,常常会通过算法对各种混杂的信息源加强推送和分发,但民众身处信息大海之中,有时候根本无法区分自己看到的是新闻、分析师观点、个人意见、广告还是宣传稿件,更可能下意识地对自己看到的信息持“怀疑”态度(P.S.不加判断的怀疑比不加判断的相信还是要强一点)。

这就形成了一个难解的闭环:普通民众看到高质量新闻内容的可能性在降低,即便看到了,也会倾向于怀疑它是假的,自然让更科学可靠理性的信息变得“寸步难行”,反而给了阴谋论快速扩散的土壤。

后疫情时代的民智:媒体还有哪些可能性

不出意外的话,2021年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疫情得到控制,疫苗也将加速这一切的结束。但疫情期间欧美不断出现的“反科学”阴谋论、诈骗事件等等,也在提醒我们,打击病毒固然艰难,但清除民智中的“斑点”同样重要。

而这一过程,也是政府、媒体机构、互联网企业、民众等共同参与的“全面战争”。其中有几个关键是必须要做的:

1.防止高质量媒体在付费墙模式下脱离公共服务属性,减少因付费能力不同而形成数字鸿沟;

2.提升高质量媒体在音视频等新内容类型中的作用和占比,加速覆盖那些自身没有良好信息获取能力的用户;

3.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平台的内容标识,让民众可以更清晰地区分官方报道、广告赞助、个人观点等信息源,建立对数字内容的信任环境;

4.推动AI等技术与新闻的结合,借助智能工具来进行信源核查、虚假信息纠察等工作,提升新闻工作者的效率;

5.新媒体机构应该积极探索灵活多样的运营方式,比如海外出现的由读者出资、对关注议题进行众筹的模式,为新闻报道带来更丰富的可能性以及更多元的视角。

戴维·迈尔斯曾在《社会心理学》中说,对待生活正确的态度,是批判而不愤世嫉俗,好奇而不受蒙蔽,开放而不被操纵。这句话,我想与所有被“5G阴谋论”洗脑,和在虚假新闻当中漂浮的人们,共勉。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脑极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以上就是这个文章的所有内容“法拉第笼”的笑话背后,是欧美民众无处安放的新闻信任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